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Near Equal≒日本當代藝術大師主題書展

隨著兩位大師的作品與主題記錄片於光點台北展出及放映,光點生活也集結了草間彌生與森山大道所親手執筆的自傳性文學作品,透過文字直達兩位藝術大師的創作心靈,藉由閱讀找尋屬於自己的那一扇窗口。
無限的網:草間彌生自傳 邁向另一個國度

2011/11/17-2011/12/16

●Near Equal≒日本當代藝術大師主題書展

草間彌生 × 森山大道  活動期間參展書系全面79折

草間彌生那無限延伸的鮮明圓點,森山大道那粗樸原始的黑白照片,兩位藝術家以獨有的強烈風格不斷驗證自我、實踐美學,將藝術劃為生命的唯一出口。

life080921c

life080921a
草間彌生
(1929年3月22日-),被稱為日本現存的經典藝術家,出生於日本長野縣松本市,在1956年移居美國紐約市,並開始展露她佔有領導地位的前衛藝術創作,現居住在日本東京。她曾與當代其他藝術家如安迪·沃荷克拉斯·奧爾登堡賈斯培·瓊斯一起聯展。

3117_155188245095_846370095_6632030_4099434_n 3117_155188110095_846370095_6632003_3817574_n
草間彌生的創作被評論家歸類到相當多的藝術派別,包含了女權主義極簡主義超現實主義原生藝術(Art Brut)、普普藝術抽象表現主義等。但在草間對自己的描述中,她僅是一位「精神病藝術家」(obsessive artist)。從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她企圖呈現的是一種自傳式的、深入心理的、性傾向的內容;草間所用的創作手法則有繪畫、軟雕塑、行動藝術與裝置藝術等。
草間在相當早的創作時期就發展出了自己的特色,她善用高彩度對比的圓點花紋加上鏡子,大量包覆各種物體的表面,如牆壁、地板、畫布、家裡會出現的物品(還有裸體的助理)。她自己的打扮往往也與作品有很高的同質性,並以短上衣和非常強烈的眼影妝聞名。草間曾說明這些視覺特色都來自於她的幻覺,她認為這些點組成了一面無限大的補捉網(Infinity nets),代表了她的生命。
此外,草間也發展出自己獨特的「繁殖」特色,她有許多作品都以蕈類聚生的造型出現。在1990年代之後,草間加入了商業藝術的領域,與時裝設計界合作,推出了帶有濃厚圓點草間風格的服飾,並開始販賣許多藝術商品。
草間也算是日本當代作家之一,自她在1978年回到日本定居之後,陸續出版了含自傳在內有10幾本書籍。除了前面生平提到的幾本重要小說之外,還包括了《聖馬克教堂的燃燒》(1985年)、《天地之間》(1988年)、《拱形吊燈》(1989年)、《櫻塚的雙重自殺》(1989年)、《如此之憂》(詩集,1989年)、《鱈魚角的天使》(1990年)、《中央公園的毛地黃》(1991年)、《沼地迷失》(1992年)、《紐約故事》(1993年)、《螞蟻的精神病院》(1993年)、《堇的強迫》(1998年)、《1969年的紐約》(1998年)。
草間彌生的官方網站
森山大道
daido
森山大道1938年出生於日本大阪附近的花道城,20歲父親意外死于火車車禍後,他開始在大阪成為一個自由職業的設計師,並很快迷戀上了攝影。1959年,森山大道進入當時著名攝影家岩宮武二的工作室擔任助理。1961年,他為當時的攝影群體“VIVO”所吸引,毅然辭職去東京投奔。但不巧的是在他到達時,“VIVO”已經解散。當看到這個熱愛攝影的藝術青年因失望而痛哭失聲時,“VIVO”成員之一細江英公收留了他作自己的助手,三年後成為自由職業攝影師。
1968年,三十歲的森山大道加入了由多木浩二、中平卓馬、高梨豐等人發起組織的先鋒攝影團體“挑釁”(Provoke),這個團體的出現是日本當代攝影史的一道分界線。他們發出了“為思想提供材料”的宣言,以大量粗糙、寫實的作品在當時以精准、唯美為至高標準的日本攝影界引發了一場根本性的顛覆。森山大道作為該團體最強悍耀眼的新星,在“挑釁”同名雜誌上刊登了大量令人評論界和大眾震撼的街頭攝影作品。從那以後,他一直走在日本攝影的最前沿,以獨特的街頭抓拍作品來對時代的變化作出敏感的反應。他的具有強烈日本地域特徵的影像逐漸得到了世界性的認可。
Untitled-1  森山大道與荒木經惟
「與其說攝影是記錄,勿論說攝影是記憶,一連串記憶積累的歷史過程。同時也是時間的化石,更是光影的神話。」------------- 森山大道
「攝影對我而言,並非旁觀,更不是單純為了製造一幅瑰麗的藝術品,而是透過切身經驗,發現世界的某些片段與自身生命間的某種關聯,進而尋求與那些片段事物在精神上的神遊邂逅。惟每每總在內省與向時代展現自我意志的夾縫間,我感受到無所適從的兩難困境。」--------------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的官方網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